网上十三水我只是尽了一个战士的本分

文章正文
2019-12-22 02:21

我只是尽了一个战士的本分

李延年晚年坚持读书看报,网上十三水自觉学习党的创新理论。陈典宏 摄

我叫李延年,1928年11月出生,1945年10月入伍,先后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湘西剿匪、抗美援朝、边境作战等大小战斗20多次,荣立特等功1次,被志愿军总部授予“一级英雄”称号,荣获解放奖章、胜利功勋荣誉章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自由独立二级勋章和三级国旗勋章等。今年9月,习主席亲自为我颁授“共和国勋章”。

党和国家给了我至高无上的荣誉,但我认为,这份荣誉属于所有牺牲烈士和我们这一代人,我只是尽了一个战士的本分,保持了一个战士的本色。

战士最听党的话

我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,9岁当“猪倌”,14岁到长春当徒工,受尽地主和资本家的打骂、欺辱。1945年,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投降。亲眼看到共产党领着咱老百姓打鬼子、帮穷人,我有了“跟着共产党为穷苦老百姓打天下”的心愿。这年10月,东北人民自治军在长春征兵。一听是党的队伍,我就义无反顾地参了军。入伍那天起,我就把自己交给了党,决心永远听党话、跟党走。

抗美援朝胜利后,我主动放弃在北京工作生活的机会,跟随部队来到广西驻守边境一线。1983年,组织让我从边防某师副政委岗位上离职休养。有人私下跟我讲:“你是战斗英雄,跟组织说说,应该可以再提提,或者换个部队再干干……”我立即打断他:“打仗时,党指到哪儿,我们就打到哪;现在年龄大了,党叫休息,咱就休息。这是战士本分!”

习主席号召全党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,我们这些老干部是党培养的,要做得更好。我坚持“活到老、学到老、改造到老”,每天读书看报听广播,学习党的创新理论,生怕跟不上党的步伐。年纪大了容易忘事,我就随手做笔记、写体会。老伴唠叨我:卧室、客厅到处是纸片,不敞亮。她哪里知道,有了这些纸片,我心里才更敞亮!

战士就要打胜仗

自从入了伍、成为党的战士,浑身就有使不完的劲。辽沈战役、平津战役、宜沙战役和湘西剿匪,我每战争先,敢打敢冲,是出了名的“小老虎”。最难忘的还是朝鲜战场上346.6高地战斗。当时,前两个连在敌人炮火猛烈攻击下伤亡很大。作为七连指导员,我和连长带着同志们经过一夜激战,终于把高地夺了回来。连队的步话机被打烂,与后方指挥所失去了联系。弹药严重不足,同志们靠捡拾敌人留下来的武器,打退了一拨又一拨的敌军,全连203人只剩下了48人。我忍住悲痛,沉着指挥,先后5次整顿部队,带领大家连续作战、坚守阵地,最终取得战斗胜利。

战场上能打硬仗,离休后也要担当作为。2000年,组织安排我担任干休所党委委员、老干部党支部书记。一开始,家人不同意,认为这是一个出力不讨好的“苦差事”。但我觉得,岗位再小也是战位,组织上信任我,我就要尽己所能,为大家做点事。我收集反映老干部合理化意见建议70余条,协调处理邻里纠纷上百起。当年所里开展营院改造,由于涉及各家各户利益,推进缓慢。我带头支持党委决定,主动拆除自家围墙,和所领导一起做其他老同志工作,确保了营院改造任务圆满完成。

战士一心为人民

我是一个兵,来自老百姓。作为一名战士,战场上要惊天动地、有我无敌,离休了就要甘于平淡、无私奉献。从领导岗位退下来,我把自己获得的各类证章,全部捐给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、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、广西军区军史馆,不主动提过去荣誉,也从不以英雄自居。

生活中,我坚持不给组织添麻烦,还力所能及地帮助别人。1998年特大洪水、2008年南方雨雪冰冻灾害、汶川特大地震等自然灾害发生后,每次我都和大家一起捐款捐物。前些年,在电视里看到广西大石山区孩子们上学条件艰苦,我就和其他老同志一起,每月拿出一笔钱来资助他们。

作为老战士,我身上承载的是牺牲战友的忠诚和无畏、信仰和本色,我有责任把战友们的故事讲好,把革命传统传下去。离休后,我先后担任南宁市多所中小学校外辅导员,常年坚持作爱国主义、传统教育报告。每次讲课,我都军容严整、腰板笔挺、声音洪亮,把激烈战斗的场景和牺牲战友的事迹,一幕幕如实还原给孩子们,告诉他们红色江山来之不易,是千千万万革命先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,教育他们珍惜幸福生活、当好新时代接班人。

实现中国梦、强军梦,既是年轻人的责任担当,也是我们这代人毕生奋斗的目标。我家中一直挂着南宁市红星小学黄麒珲小朋友送给我的一幅手工画,画的是两名小学生向鲜红的国旗敬礼。这是孩子们对我的褒奖,也是我获得的另一枚“勋章”。它一直激励着我:只要还走得动、讲得清,就要继续讲下去,为国家和人民多作贡献。

参加颁授“共和国勋章”仪式期间,我见到了老战士张富清同志。我们握着手互相鼓励:“革命人永远是年轻。为了牺牲的战友,为了祖国的下一代,咱们要健健康康的,战斗到100岁!”

(责编:陈羽、岳弘彬)

文章评论